Top
首页 > 延安特快 > 延安新闻 > 正文

宝塔山|有雪飘落——卢正青

延安新闻 华商网-华商报 2019-02-21 09:14:33
[摘要]早上一推开阳台的窗,一股凛冽清新的空气直入肺腑,眼前是一个银装素裹的白色世界。

1a27bd56a2756aa933612e0571663e29.jpg

早上一推开阳台的窗,一股凛冽清新的空气直入肺腑,眼前是一个银装素裹的白色世界。

  这种景致,迷蒙纯净。仔细看,雪花儿不大,应该叫雪粒儿更为贴切。这些雪粒儿倒也沸沸扬扬带着翩翩起舞的姿势,像一个个羞怯怯的小姑娘,从眼前快速滑过,无声无息,盈盈飘落。

  城市的街道,因车辆穿行和人来人往的踩踏,雪粒儿落下的时候很快就化作了滢滢洒洒的积水。积水被车轱辘碾压后不时溅起落下,偶尔也会溅在行人的裤脚上,变成冰渣渣。这不由使人会想到雪是水的魂那句话,那么冰就是雪的魄吗?这些世界上最是纯净的物体,在相互转换的过程中凝聚、稀释、雾化,完成着自己的生命旅程,在给世界带来美的同时,亦给人带来多少诗情画意的愉悦啊!

  记忆里的雪是很有厚度的,一旦下起来,似乎就没有晴的时候。大人们天一亮就出了门,在雪花飘飘、北风萧萧的严寒中,背上搭一根麻绳,穿一双自己用草葽子拧的草鞋,踏着积雪,咯吱咯吱地向山中走去。赶早饭回来之前,孩子们是断然不敢睡在被窝里的。只有干活,才可以讨得大人们的欢心。更因为干了自己力所能及的活儿,可以减轻一点大人们的辛劳。面对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小手常常冻得施展不开,就一边呵着热气来捂手,一边找到扫帚开始扫院。

  那个时候,积雪总是那么厚重,扫雪有一定的程序和要领。先是扫开院子里的要道,比如厕所、猪圈、牲口圈、柴火棚……这些路扫开了,小孩子的头部就会像蒸熟的馒头,开始冒热汗了。一双小手变得通红时,也不觉着冻了。如果此时雪还是下个不停,在扫完坡洼通往水井的路后,早上的劳动就暂且告一段落。不过,由于鞋口较浅,钻进鞋子里的雪已经融化,一旦歇下,才发现脚板几乎冻得快麻木了。

  快到开饭时,大人背着一背篓荞麦柴从坡洼底缓慢地挪了上来,那走势,如同移动着一座大山。孩子们的劳动成果如一幅简陋的漫画,等待着大人们的检阅,如果大人们流着汗水的脸上没有恼怒的颜色,就说明今早的劳动成果已经无形通过,大人小孩一起回到窑洞洗脸,然后享受快乐的早餐。

  那个年代似乎每年都有几场特大的风雪,每次下雪都有几厘米厚。几场雪过后,到不了第二年春暖花开,背山洼的雪就难以消融。下过雪后,如果天晴了,山里人需要上山干这样那样的活儿,通往山里的路,是不能挨住扫开的,太费扫帚,只是为了防滑,按步子的大小,扫开个容得下脚的地方,脚印踏着脚印,路就走了出来。太阳出来后,那雪白的耀眼的雪粒儿在阳光的映照中,闪耀着晶莹的光彩。口渴了,随便用手挖一把雪捏一捏喂到嘴里,满嘴都是甜丝丝的感觉。

  随着气候的不断变化,现在的冬天不再那么寒冷了,即使下雪也没有了过去的厚度。每次有雪,爱好文字的人们还意犹未尽,几句诗词还没吟咏出口时,那雪就化得无影无踪了,让人颇为伤感。

  好在,现在社会越来越好,再也不用在大雪天里爬山上洼为生存而疲于奔命了。现在下雪,更像是专门为了给人们朋友圈多一点炫耀诗情画意的素材而精心安排的。

  雪来了,春天就不远了。

  瑞雪

  北方的冬天,似乎一定要下上那么一两场大雪,才对得起忍受寒冷的人们。有了雪,陕北的冬天就活起来了,天地间,被皑皑白雪覆盖着,又漏出那么点枯黄的树木和山脊,简直是一幅活生生的水墨画。下期主题:春(散文、诗歌均可,1200以内)

  征稿邮箱:1525062213@qq.com

  本期主持人:贺秋平


编辑:王金金

相关热词搜索:宝塔山 飘落

上一篇:闹元宵 安塞呈现了一场极具黄土风情的鼓文化盛宴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