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延安特快 > 延安新闻 > 正文

宝塔山|下雪了——张景

延安新闻 华商网-华商报 2019-02-21 09:12:54
[摘要]这场雪,其实早就该下了,但偏偏久盼不至,吊足了人们的胃口。即便来了,也如待阁的姑娘,羞羞答答怕被人看见,在人们都睡定时,才在夜幕的遮蔽下悄然而落。

  这场雪,其实早就该下了,但偏偏久盼不至,吊足了人们的胃口。即便来了,也如待阁的姑娘,羞羞答答怕被人看见,在人们都睡定时,才在夜幕的遮蔽下悄然而落。

  我醒来时,雪下得正欢。我站在窗台前怔怔地看着,突然间忘记了自己的存在。远处粉红色的柔和的灯光下,雪粒破空而来,是一种极好的氛围,这漫天飞舞潇潇洒洒的雪粒很细,柔柔的,宛若灵动之飞天、禅意之莲荷,竟多了些许暖意,显得格外妩媚而多情。你这可爱的北国之春的雪啊,若你是风情万种的天上仙子,此刻是否在眷恋人间心上的人儿?

  忍不住穿好了衣服,走进雪的世界。眼前是真真切切的雪,是我期盼了好久好久以为会错过的雪。她纤细单薄,带着一份迟到的歉意,安安静静地下,纷纷扬扬地下。在这个属于春天的日子里,她的羞赧里似乎包含着被相思浸透的万般风情,让洁白无瑕的惊喜和我扑了个满怀。我信步往前走去,任由雪粒在脸上滑落。今天的雪下得安然、下得低调,落地时没有一丝声响,似乎是害怕吵醒了人们的美梦似的。也是,安安静静地来,风情万种地下,还能带给人们无数的惊喜,倘若和着风声咋咋呼呼、吵吵闹闹地招摇,肯定会惹人嫌的。地上已经有了厚厚的一层雪,却没有冻实,脚踏上去软绵绵的,我的脚步便也小心翼翼起来,生怕踩疼了这些带有灵气的精灵。

  只要有雪,看似荒凉的陕北大地就美成了一幅画,因为白色的映衬,那些黑色便黑得更加彻底,像是画家用黑色的铅笔重重地涂抹上一般。山高高低低,树浓浓密密,雪有薄有厚,颜色或轻或重,有层次感,有对比度,有立体感,再加上山雾微微移动,整幅画就像被风轻轻吹动一般,动感十足,确实让人无比感叹大自然的神奇魔力。然而,黑白色的世界尽管素雅,却总是不自觉地会让人感觉到几分失落,让人倍加思念还在酝酿中的春天的花事。如果这一场雪,是一场漫天梨花洒落,纵然带雨,也不失诗意和唯美。这雪,不浓烈,但带着缠绵悱恻,没有声音,却能落进人的心里,并在人的心里融化,成为水一般的柔情;这雪,不吵不闹,柔媚娴静,似乎带着几分伤感和心事,能湿透了看雪人的眼睛……便想着,此时若是在某处高楼上,突然有洞箫声响起,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当会惹下多少人的眼泪?

  有很多人起来赏雪了,体育场踏雪的身影也多了起来。洁白的雪地上脚印横七竖八,我已经分不清哪些是我留下的了。蹲下身来,用手轻轻捧起一捧雪,然后看着雪粒成水,慢慢地从指缝间落下,雪没了,水也没了,想留住的,最终只是一摊水渍。突然莫名伤心起来:我把雪捧在手心里时,雪为什么不停留,雪融化时,是否也和我一般伤心?

  昨天信笔写了篇《一不小心就老了》,今天一个人走着走着就白了头。没有谁能预测惊喜什么时候会来,伤心什么时候不约而至。好在,有一场雪落,终于带来了期盼已久的快乐,也算是这个季节的一次美丽的邂逅吧!

  但愿,美丽时时处处!

  瑞雪

  北方的冬天,似乎一定要下上那么一两场大雪,才对得起忍受寒冷的人们。有了雪,陕北的冬天就活起来了,天地间,被皑皑白雪覆盖着,又漏出那么点枯黄的树木和山脊,简直是一幅活生生的水墨画。下期主题:春(散文、诗歌均可,1200以内)

  征稿邮箱:1525062213@qq.com

  本期主持人:贺秋平


编辑:王金金

相关热词搜索:下雪 张景

上一篇:闹元宵 安塞呈现了一场极具黄土风情的鼓文化盛宴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