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甘泉:白鹿古寺 一片金黄

来源:延安日报 时间:2018-11-12 10:45:57 编辑:王金金 作者: 版权声明

← 点击大图左右可翻页 →

  秋日的暖阳将陕北高原照得通透。我独自在林荫道散步,不经意间一片金黄的树叶晃晃悠悠地落了下来,直接掉在了我的肩头。我伸手拿起它仔细端详,明黄的色彩、扇子的形状,原来是银杏树的叶子。延安新区的人行道边栽了许多银杏树,一棵棵长得挺拔而葱郁。看到这些树,我突然就想起了白鹿寺,想起了那袅袅的香火、巨大的古树、绕梁的暮钟。

641 (9).jpg

  白鹿寺又名白鹿禅院、众宝寺,位于甘泉县高哨乡寺沟村东的白鹿塬上,距县城15公里。它曾是陕北历史最久远的古寺之一,也是陕北目前唯一拥有千年古银杏树的寺院。据清嘉庆本《延安府志》记载:“白鹿寺,唐大历年建,后晋天福年间重修。寺院南靠山,北临洛河。殿宇宏伟,丛林极盛。历代宋、元、明皆有增修。”白鹿寺院占地2.4万平方米,原有正殿6间、厢房18间。寺院东侧生长着一棵古银杏树。千百年来,白鹿寺一直很兴盛,香火不断。“文革”时,白鹿寺遭遇巨大浩劫,寺内各类建筑、雕像悉数被毁,成为一片废墟和瓦砾。

  前几年去甘泉县访友,友人说白鹿寺如何如何好,我听着心动,便和几个文友从县城驱车去白鹿寺了。正值秋日,秋高气爽,天蓝得醉人,空气中弥漫着苦艾的清爽。一路上阳光明媚,秋叶绚丽,赭褐与深黄成了大自然的主基调。路不是很远,在我们聊天中很快便到了。

  寺院的正门是一座石砌的门洞,穿过拱形的石洞,白鹿寺便展现在眼前。偌大的寺院很空阔,近处是一排瓦,远处一片金黄的树影。我想那里一定有一片树林,朋友听我这样说便笑了,哪能是一片树林呢,那里只有一株树啊!朋友感叹道。一株树,我有些疑惑,带着不解的神情随他们往里走。

641 (10).jpg

  那些房子里供奉着佛祖、菩萨等造像。造像都很新,应该是乡民后来修建的。在院墙的拐角处,我看到了一些残破的菩萨、罗汉造像。那些石像经过了千百年岁月的打磨洗礼,颜色深褐斑驳,有些地方已经风化得看不清了。但从那些仍旧完整流畅的线条、精细的刻绘就能看出它们的雕刻是十分精美的。友人说这些都是残破的,上世纪80年代初,在寺院内的一座枯井中发现了许多完整石刻,它们都保存在县博物馆中。那些石刻包括佛、菩萨、罗汉造像和石狮、石塔、石鼓、石碑等。石刻个个刀工精湛,形态逼真。特别是石刻佛像造像衣着简单,通肩袈裟,多似毡服,有党项族造像风格,是研究西夏佛教造像艺术的珍贵文物。

  走过瓦房,眼前呈现的一景将我深深地震撼到了。那是一棵巨大无比的树——银杏树。它是那般高大、显眼,让我瞬间呆立在那里无法将目光移开。那是咋样震撼的一种景象呵!那树苍劲挺拔,枝叶茂盛,似一位身披黄金甲、腰缠红绶带的巨人静静地站在旷野中,瓦蓝幽深的天宇将它衬托得更加雄壮与靓丽。

  我不敢大声喘息,生怕惊动这个巨人,我带着虔诚的瞻仰之心,小心翼翼地走近它。随着我的靠近,眼前被金黄遮挡、弥漫。树上、地上全是金黄的叶子,特别是那树上的叶片,在阳光的照耀下,黄中带着鲜亮,亮中闪着光,显得格外耀眼明丽。有风吹过,那些树叶如千万只手掌在快速摇动,像是对我们热情欢呼。那样靓丽的叶片像是带着火焰,不!应该说似乎那些树叶像是在燃烧,在橘黄的火焰中舞蹈。好神奇的一株树啊!它让你无法去直视它,却又让你的眼睛离不开它。我就那样一直在那里站了很久,那是我唯一一次长久地与一棵树对视、凝望。树腰、树的枝杈间挂满了红色的飘带,像是树上披挂的红色铠甲。友人说那些是求拜者在祈福与祝愿时挂上去的,是对古树的献礼。那每一条红丝带都是一份热切的企盼与期许。友人话刚说完,我便看到一位年迈的老人颤颤巍巍地走到树下。她先是对着树鞠了一躬,接着跪下叩头,而后慢慢站起来将一条红丝带平举过头顶,顺着树转了一会。她在一根垂下来的树枝边停下来,探着身子将丝带系在上面。老人背对着我们,虽然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我相信那脸上一定满是平静与祥和。耳边响起了钟、磬之声,我知道那是又有人在佛前许愿叩首了。

  银杏树高约20米多,树围9米多,四五个人手拉手竟然无法合抱。白鹿寺的好大一片地方都被它占据,都是它的身影,这也难怪我开始以为是一片树林呢!是它的巨硕让我产生了错觉。友人说这树不简单呢!银杏树为唐代僧人栽种,树龄已有一千三百多年。它是国家一级保护树种,也是陕西省重点保护的古树名木。

641 (11).jpg

  银杏树竟然生长一千多年,这是我不曾想到的。友人说这树很神奇!我知道它曾遭遇两次大的劫难,却都奇迹般化解了。友人告诉我“文革”时破四旧,白鹿寺就是被破的四旧之一,当年白鹿寺的庙宇佛龛、神祗石佛无一幸免遭到大破坏。庙宇荡然无存,古迹毁于一旦,但寺内的银杏树却完好无损地保存了下来。古树经历的第二次劫难是在民国18年(公元1929年)。据史记载,那年因为天灾人祸,陕北地区大旱,寸草不生,人犬相食,就连这棵根深叶茂的银杏也即将枯萎。那年秋后,当地群众惊奇地发现大树根旁竟长出一棵小树。三年后,两棵树一老一少竟奇迹般地连成一体,并且枝叶更加繁茂兴盛。他给我指两棵树粘连的痕迹,我不禁感叹自然造化的神奇。

  据史记载:“白鹿寺内有白牡丹、银杏,相传为唐时遗种,移植即枯。”相传唐朝时,一位游方高僧经过白鹿原,见此地山水相依,风景秀丽,便坐下一边歇息,一边欣赏风景。他坐下不久,便进入梦境。梦中看到一对洁白素雅的小鹿从远方跳跃而来,它们一只衔着银杏树苗,一只噙着牡丹花籽,来到高僧跟前将银杏树苗、牡丹花籽放下便欢鸣着离开了。一阵凉风吹过,高僧打了个激灵从梦中醒来。当高僧睁开双眼时,却见身边果然出现了银杏树苗和牡丹花籽。高僧以为梦中的白鹿是佛祖变化而来,度化自己,便在此地住了下来。他将银杏树苗、牡丹花籽种下,并在此兴建寺院,终日诵经拜佛。不几年,这里善男信女、僧俗广众接连不断,烧香拜佛之人络绎不绝。寺院内绿树成荫,牡丹花遍地盛开,一时间香火旺盛,热闹非凡。因寺院内银杏、牡丹皆为珍宝,遂得名“众宝寺”。后来高僧感悟与白鹿有缘,将“众宝寺”易名为“白鹿寺”。

641 (12).jpg

  白云苍狗,沧海桑田。转眼之间,千年时光匆匆而过。那些持经拜佛的众僧,那些络绎不绝的香客,那些高阁广厦,那些尘世中的爱恨情仇都随着岁月消失、沉寂了下来。如今,只有这棵古树历经千载穿越时光仍立在这里,静观风起云涌、世事变迁。它是白鹿寺唯一的亲历者与见证者。我想,这古树千百年来栉风沐雨、迎霜送暑,一定经历过许多不为人知的磨难与历练。经这千百年来的见识、修炼,已阅尽人世间的冷暖,洞悉天机。它应已是一位高僧,一位智者了。在当地百姓心中,它已然成了神,成了佛的化身。难怪那么多人慕名前来瞻仰它,对它顶礼膜拜。它已然承载了古寺的灵魂,它就是古寺的前世今生呵!白鹿寺即使没有了庙宇,没有了佛像神祗,没有了僧俗广众,依然不影响它的神奇与博大,只要有这棵树就够了。它是久远时光的见证者与传承者,是它让历史鲜活、岁月生动、生命崇高。(王炜)


相关热词搜索:甘泉 白鹿 古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