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延安特快 > 宝塔山 > 正文

家乡的小河

宝塔山 作者:张景 2017-01-12 10:46:18
[摘要]人到中年容易怀旧,家乡的小河是个留下了很多记忆的地方,涓涓河水总在夜深人静之际流过心田,把梦境浇灌得冬去春来,鲜花盛开。

  人到中年容易怀旧,家乡的小河是个留下了很多记忆的地方,涓涓河水总在夜深人静之际流过心田,把梦境浇灌得冬去春来,鲜花盛开。  

  小河真的很小,是由山脚下岩缝里泛出的眼眼泉水汇合而成。小河有两处源头,东边的支流水温较低,河底是平展展的青石板,更为清澈一些。南边的支流水温相对高一些,河底基本是泥沙,比较浑浊一些,两股水在村庄中段合为一股,源源不断向西流去。小时候,喜欢坐在硷畔上手托腮帮子望着小河流逝的方向出神,不安分的心思随着河水向着山外面的世界越流越远。

  山村的早晨来得早,几声鸡鸣叫白了窗纸,家家户户都开始有了动静,随着早起的老汉出门一声咳嗽,炊烟开始在各家的硷畔上冒起。小河也醒了,跳跃着,欢笑着。大红公鸡踱着方步,站在打谷场上,忘情地唱着《小河淌水》。小孩子们赶着牛驴来河边饮水,一时间各色各样的牛驴在河边一字排开,“嗞嗞”的喝水声此起彼伏。喝足了水的驴儿在河边的空地上开始打滚,一时间黄尘四起,一驴方站起,一驴又倒下翻滚,场面好不热闹。站起的驴儿摆好架势浑身打个哆嗦抖抖毛,便找个关系亲密的同伴开始嬉戏,相互撕咬奔跑,前后沟乱蹿。牛儿们饮水量大,一低头就是好半天,等到抬起头时,肚子已是滚圆滚圆。不时从嘴里伸出粉红的舌头,津津有味地舔着鼻孔。兴奋之余将头仰起,“哞哞”叫几声,悠长的声音回荡在沟沟岔岔之间,整个山村便都醒了。

  男人们嘴里叼着烟卷,扛着锄头从家门口走下来,轻巧地跨过小河上到地头去了,信天游从山路上飘下来,漂在河面上久久不能散去。女人们锁好了大门,背着水壶到小河边的泉眼上满满接一壶水,心满意足地也往山上去了,摇曳的马尾辫影子拂过小河,撩拨得小河泛起层层涟漪。小孩子们一声吆喝,牲口们便乖乖地走在自己主人的前头,向山中的草场慢悠悠、乐呵呵地走去,眼睛里满是青草的颜色。拦羊的老汉赶着一队羊,从路口飞速而下,于是乎,刚刚寂静了一时的小河又沸腾了起来。大羊呼唤着小羊,小羊寻找着大羊,公羊调戏着母羊,母羊回应着公羊。一时间,浪声细语混杂在细碎的蹄声中塞满了整个河道。等到羊群去了,河面上便会浮着薄薄一层羊粪珠,独特的粪草味渐升渐淡。村庄恬淡静谧,小河从容自如。

  中午时分,农人们回家午休。吃过午饭,男人们躺在树荫下,不一会便响起了微微的鼾声。勤劳的女人们把男人刚脱下的汗渍渍的衬衫和孩子们的小褂放进脸盆里,带上洗衣粉和肥皂来到河边,找个平坦石板地坐下来,脱下鞋子和袜子,把白皙的脚丫子放进清凉的河水里,低头开始搓洗衣服。女人们身着各色衣服,身前身后是绿油油的草,时不时扬起花一样的脸庞擦一下脸上的水珠,小孩子们脱光了衣服,像鱼群一样在河水里钻来钻去。此时的小河俨然是一幅绝美的人物风情山水画。时不时有笑声从这头飘起来,一直飘到另一头,然后再从另一头飘起,向这边悠悠荡漾过来......

  夜晚的小河最是宁静的,青蛙的叫声清脆嘹亮。月儿绕过山梁梁,把影子泡在水里一遍遍细细冲洗......

  故乡的小河现在应该结冰了吧,不知道空无一人的村庄和小河是怎么相互依偎、相互呵护着度过那些寂寞的日子。会不会还有一些穿着古朴的孩子划着冰车在冰面上飞驰而过。


编辑:王斐

相关热词搜索:家乡 小河

上一篇:我心中的延安红色精神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