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延安特快 > 宝塔山 > 正文

关于这个冬天

宝塔山 华商报 作者:吴朝 2016-01-05 16:51:54
[摘要]

  冬天,我是喜欢的。因为她的寒冷,我习惯了。

  在我的记忆里,这是个完全有别于以往的冬天。

  十一月七日那天午后,冒着零星的小雨,我匆匆忙忙地去了趟县城,买了十月文艺出版社版本的《平凡的世界》,抱在怀里,生怕被雨水淋湿,嗅着墨香,我又回到了那熟悉的黄土地……

  蜷缩在被窝,让心在《平凡的世界》里游弋,让泪水肆意地挥霍。仿佛我从未迈出秦地一步。那一种亲切,言辞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我无法形容。一字字,一句句,一段段,一章章地把我牵引回那千沟万壑的黄土高原。多少次合上书页,我的梦里,又是满眼的黄沙和那一排排的窑洞,那头裹白羊肚手巾的汉子坚实的膀子时时浮现……

  十天后,也就是十一月十七日——路遥先生逝世十九周年那天,我完成了我的秦腔《平凡的世界》剧本的初步构思框架。不为其他,只为这部作品的思想,只为路遥像牛一样的劳动精神。我决心,在我能力范围内,全力以赴,不负青春不负心!

  十二月,雪花依然没有,我依然在每天和孙少平对话,也许,只有我的诉说,他懂。凌晨,我陪他一起下井;黎明,我又和他一起上井。他黑黝黝的脸,洁白的牙齿,给了我这个冬天最初的温暖。

  如果说文字是我的精魂,那么秦腔,便是我的血液。

  一个不经意的机会,我认识了好多与我一样痴迷秦腔的朋友。我们聊秦腔的演员,剧本,唱腔,化妆,走台,历史,思想,语言风格,秦腔的改革和发展……我是幸运的,在蜀国的日子,有你们陪伴,我很知足。

  呱呱视频社区里,当我听到熟悉的调子、亲切的乡音的那一刻,我的心里,那一种激动,就好比饿了三天的狼终于有了猎物一般兴奋!原来,秦腔,在西北五省的人的骨子里,终究是割舍不了,无论你身在何方,无论你身居何职,不论男女老幼,它,在我们心里。

  期待,期待一场大雪,让天地之间浑然白成一片,那时的我,也许蛰伏,也许复苏。

  很期待,期待欢声笑语一家人,围坐一桌包饺子;期待去清涧看看,给他敬上三根红塔山;期待百合花开的春,含笑嫣然更温暖!


编辑:刘艺玲

相关热词搜索:关于 这个 冬天

上一篇:辣意的温柔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