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延安特快 > 宝塔山 > 正文

烤红薯

宝塔山 华商报 作者:张普元 2016-01-05 16:51:00
[摘要]

\

          说起冬天,不免想起烤红薯。

  儿时,放学回家路上经常会买个烤红薯。裹着军绿色棉衣的大爷用他那黝黑的、满是褶皱与裂口的手,从炉子里拿出红薯。有时红薯太烫,大爷会搓搓手,左右手来回倒,然后拽个袋子把红薯放在里面,瞄着眼看秤杆,斜着脑袋算价钱。

  记忆里的红薯好甜,一掰两半,香味扑鼻而来。和小伙伴小心翼翼地把皮剥开,红薯露出鹅黄色的馅儿,吃起来糯软甘甜。凛冽的北风,把那握红薯的小手吹得通红仍丝毫不在乎。有时饿坏了,不舍得浪费一点点,连皮上沾着的一点点红薯也不放过,啃得干干净净。暮色中,小小的少年,背着沉沉的书包,盼望着长大,想着爸爸妈妈在饭桌前等待,漫长又寒冷的冬天,吃着烤红薯一切都甜蜜如饴。

  后来,一个人在外地读书,最难熬的也是这冬天。

  南方的冬来得悄无声息,一转眼却又过去。风也是软绵绵的,不似家乡的风,烈而澎湃。人在异乡,想家的时候,就会买个烤红薯,却是怎么也吃不出记忆里的味道。走在异乡街道,看着万家灯火却没有一盏灯为自己而亮,忆起儿时吃完烤红薯,妈妈帮我擦嘴角的画面,思念之情就愈发浓烈了。

  有了对比,不免感叹家乡陕北的冬天,那才是真正的冬。那冬天来得汹涌,冷得极致,每一缕风都如痴如醉。迷惘时总爱在冷风中一个人走走,每一寸呼吸在它的氛围里都格外清晰,让人深刻地体会到冬的存在、时间的存在,不免想着要加快步伐,珍惜光阴。

  记得一日放眼望去,枯枝在烈风中摇曳,群山像位长者,覆盖的积雪是他头顶的白发,光秃秃的树林是岁月侵蚀在他脸上的皱纹,深深浅浅,每一道都是一个古老的故事。晨钟暮鼓,沧海桑田,这位长者都默默地矗立着、凝视着,守望着他所爱的人们。

  无论我走到哪,想起故乡的冬,心中都是牵挂着的。


编辑:刘艺玲

相关热词搜索:烤红薯

上一篇:辣意的温柔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