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延安特快 > 宝塔山 > 正文

辣意的温柔

宝塔山 华商报-今日延安 作者:■薛永强 2015-11-10 09:48:41
[摘要]我的吃辣,多半缘于母亲的胎教。母亲常对我说,她以前是不怎么吃辣的,可就在怀我的时候,开始特别的钟意于辣椒,以至于她坚定的认为自己怀的是一个泼辣千金,可不曾想却生出一个愣头小子来。母亲每次谈起这件事情,总会一脸玩笑的神情看着我,等着我说出“那你当时还不如把我换成个女孩子呢”之后,就大笑起来说:“哎吆,还不愿意了。”

  我的吃辣,多半缘于母亲的胎教。母亲常对我说,她以前是不怎么吃辣的,可就在怀我的时候,开始特别的钟意于辣椒,以至于她坚定的认为自己怀的是一个泼辣千金,可不曾想却生出一个愣头小子来。母亲每次谈起这件事情,总会一脸玩笑的神情看着我,等着我说出“那你当时还不如把我换成个女孩子呢”之后,就大笑起来说:“哎吆,还不愿意了。”

  据母亲说,我从小就不怕吃辣。她说我刚开始学会吃饭的时候,她经常用筷子蘸点辣椒油放到我的嘴里逗我,发现我非但不哭不闹,嘴里还“啧啧”有声,仿佛正对口味。再到后来,就主动往自己碗里拌辣椒了。至于事实如何,于我是无法考证的,但真实的情况是我与母亲都是非常能吃辣,与孔圣人“三月不知肉味”便难以忍受一般,要是饭食里没有辣味,那这顿饭便就索然无味了。

  母亲并没有因为我不是女孩而冷淡于我,多年来对我的热爱与期望不比任何一个母亲稍差。十几年前,农村的生活条件比起城里,那总是差强人意的,然而我却也并没有受多大的苦楚。记得我上初中的时候,因为要留宿,母亲怕我吃饭不对口味,总要在周末的时候为我准备一小罐头瓶子油泼辣椒让我带上。如果周末我没有回家,她便总要自己跑些山路或者托人给我带来。家里的地是不敢多种菜的,所以辣椒也不可能总有存货,那么就要到集市去买,而那些钱都是母亲平时挖药材赚来截留的一部分。

  母亲做的油泼辣子与别家的不同:她总是先将一些芝麻、花生仁碾碎,与辣椒粉拌起,再加些切碎的葱花、姜末,然后放上盐、花椒等调料。等一切就绪,锅里的油也就红了。只见她用勺子舀上一些,转着圈地倒在混合的辣椒面上,然后快速地用筷子拌匀,腾腾的热气升起来,满屋子就都有了香辣的味道。用这样的油泼辣子夹馍,别有一番滋味。在我偶尔回家,也会有一顿丰盛的辣椒宴等着我。她总是将那大个的螺丝椒(一种非常辣的辣椒)切成块状,只配些调料炒出来,盛在一个大盘子里,然后大家就着馒头或者窝头,再加一碗小米稀饭,便是津津有味了。近年来,我常常想起那个味道,自己偶尔也会学着做出来,吃起虽然也有些味道,但总没有了当年的感觉。

  吃辣的坏处我们是经常听人说起的,它可以吃坏人的消化系统,也能使人火气上升,带来牙疼、喉痛等火热病症。但吃辣的好处却也是有的,据说可以明目,这点母亲可能是比较相信的,经常会拿这个来做吃辣的理由。不过纵观这些年来,书确实读了不少,倒也真没有得了近视眼,或许就是辣椒的功劳吧。至于吃辣可以助消化、降低血压、保护心脏,甚至抵抗癌症、提高智力等功效,则是最近才在网上看到的,是否真有如此神奇,则不得而知了。

  近几年来,母亲牙齿逐渐老化,动不动就会上火牙疼,在吃药止疼后我总要劝她不要再吃辣,她总是执迷不悟,还要因此数落与我:“老娘这吃辣的爱好都是因你学来的,你要我不吃辣,那不是让我不要你这个儿子吗?”真是无可奈何。虽然母亲固执己见,但总耐不住我的苦口婆心以及牙疼的循环往复,近来确是吃得少了。这对于上了年纪的她来说这总归是好的,再说她也是确切地知道的,即使不吃辣椒,我这个儿子也是不会跑掉的。想想这吃辣的渊源,我的心里有一丝暖意。

  (薛永强,笔名恒青,喜爱文学创作,现供职于延安监狱)


编辑:刘艺玲

相关热词搜索: 温柔

上一篇:面对失去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