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延安特快 > 宝塔山 > 正文

消失的架子车

宝塔山 作者:曹文生 2015-10-28 11:42:55
[摘要]

  故乡,总有一些农具承载着生活中的重量,譬如那笨拙的牛车,那精巧的架子车,它们将原野上的庄稼运送到村庄的每一个角落,撑起乡村生活的灯盏。然而,在农具经历静悄悄的革命后,这些古老的农具被纯朴的乡人所抛弃,它们只能靠在南墙上,静静地品味这些年的沉重与孤独,接受阳光风雨,只剩下一堆腐朽的肉身,最终被锋利的斧头劈成凌乱的干柴,喂养冷寂的灶火。

  常听父亲说,架子车是上世纪80年代乡村的灵魂,它将田间的成熟气息搬运到贫困的村庄,用并不多的余粮转化成生活的温度。架子车一天天地老去,村庄却一天天演绎着新的故事,红砖蓝瓦的房子代替固有的黄土堆积的茅屋,架子车则被生活磨损得只剩下羸弱的肋骨,仍在期盼着亲近生活,那些金黄的玉米、饱满的大豆、如云朵般的棉花都在它的脊背上贪婪地享受着生活的惬意。

  在云淡风轻的夜晚,明月高悬,清冷的月光搂住了村庄温热的身体,父亲却在院中用平静的语调讲述当初沉重的苦难。那时候,屋内空荡荡的,除了一床破旧的被子和一口常年填不满的粱缸,几乎别无他物。为了让生活丰腴起来,每年的农忙时分,一些身强力壮的村人则会三三两两地外出赶脚,他们将远方黑色的煤炭拉进这个荒凉而贫苦的村庄,用来增加生活的热度和亲情的温度。架子车往往装上千斤重的煤炭,遇到上坡时则会耗尽全力,通常需要三四个人通力合作才能完成,一个人在前面奋力地驾辕,深深地弯下腰,绳子勒进了肉中,两个人在旁边用力地推着车帮,手里拿着坚硬的砖块,一遇到车子下滑时便会迅速地垫在车轮下,最后一个人则会用身体抵住架子车的尾部。下坡的时候则更加危险,千斤重的车子则会顺着惯性飞快地向下跑去,驾车的人往往控制不住,则需要两个人在前面死死地抵住车背,一点一点向下移动,他们身上的伤口多是贫瘠的生活所赐,看着父亲身上的伤疤,我总是哽咽着将目光挪开。

  那时候,架子车上堆满了粮食,父亲用一己之力将其拉到镇上,交足了公粮,留下为数不多的余粮度日,然而生活的磨难并没有淹没架子车的风骨,它依旧挺起干枯的身躯为乡人减轻生活的重量,但是架子车老了,渐渐被农用车所代替,只需要一股黑烟,一声轰鸣,就毫无费力的将原野上的期盼运到温馨的庭院中,架子车便没了用武之地,只能蜷缩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里静静地叹息,叹息这些年世事无常,暗叹这些年的人情冷暖。如今,在故乡的乡村里,想要找一辆架子车颇为不易,历史已将它们推向泛黄的陈仓里。

  作为一个读过书,见证过乡村生活苦难的乡下人,趁着我还能读懂生活的真意,在一个寒冷的夜里敲下这些温暖的文字,以祭祀那些消逝的苍凉,用文字的力量再为当初的温情加一把跳跃的火焰,燃烧出对过去苦难记忆的回味。当一个人无可回忆时是可悲的,一个人沉溺于欲望的牢笼中是可耻的,我们应该在一些温情中跋涉着,寻求一片宁静的天地!

  作者曹文生,现客居洛川,作品散见《时代文学》、《岁月》、《延安文学》等杂志。

  失去

  失去,往往容易让我们陷入痛苦。有些人事失去了,会让人遗憾终生;但有些情求全了,又会让人痛不欲生。在生活中,很多看似失去的东西,长久下来,却是获得。

  下期主题:温暖如初

  散文、诗歌均可,1200字以内

  征稿邮箱:281257020@qq.com

  本期主持人:陈雪


编辑:任莉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